同仁堂(600085.CN)

五年首亏 太极的藿香正气口服液卖不动了吗

时间:20-04-29 02:18    来源:金融界

4月27日晚,太极集团披露了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亏损7083.03万元,这是太极集团近五年来归母净利的首次亏损。太极集团将净利减少的原因归结为公司主要产品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下降。作为明星产品,太极集团对藿香正气口服液寄予厚望。2018年藿香正气口服液在财报中被描述为“年销售过10亿元的单品”,2019年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却降至6亿元。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口服液卖不动了吗?

早有预兆

财报显示,太极集团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16.43亿元,同比增长8.92%;亏损7083.03万元,净利同比下降200.81%。而这是太极集团自2015年来归母净利的首次亏损。

此外,太极集团2019年扣非净利为-1.57亿元。实际上,自上市以来,太极集团已有连续超过八年的财报显示扣非净利为负数。

经济学家宋清辉称:“一般而言,观察上市公司业绩时,扣非后的净利润情况更具有价值。因为很多公司其实主业不济,更多依靠政府补助、出卖资产等实现所谓的业绩增长或者盈利。八年扣非净利为负,对太极集团来说意味着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并不健康。”也就是说,此次归母净利亏损早有预兆。

根据太极集团方面的说法,政府方面提供的补助对公司净利带来了一定帮助。但这未能改变太极集团亏损的事实。2019年12月底,太极集团披露关于获得政府补助的公告称,公司收到政府补助共计4236万元。宋清辉表示,政府补助计入当期损益,公司仍亏损,这意味着太极集团实际亏损远超7000万元,甚至更多。

针对公司亏损原因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太极集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提价失效

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下降是太极集团净利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根据太极集团的说法,藿香正气口服液销售渠道库存出现积压,2019年公司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压缩渠道库存数量等导致产品销售收入未达预期,同比出现下滑。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企业去库存可能存在以下两种情况,一个是库存积压,企业对部分库存进行了销毁,公司受到损失从而导致亏损。第二是大量积压的库存销售未及预期,产品销量下滑,库存积压导致存货成本上升,公司受到损失从而导致亏损,影响净利。

在宋清辉看来,只有产品积压才会出现清库存的情况,而清理库存的举动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产品在市场上的销售不及预期。

财报数据显示,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已有两年连续下滑。而在2019年,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10ml×5×120)销量甚至同比下滑51.64%。

为增加营收,此前,太极集团对藿香正气口服液实施了提价策略。不过,提价策略并未对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产生较大帮助。在2018年财报中,太极集团对藿香正气口服液的描述为“单品销售过10亿元的产品”,尚未实现两年翻一番,即2018年国内销售达到20亿元的目标。而根据2019年财报信息,公司藿香正气口服液2019年销售为6亿元。

针对藿香正气口服液销售情况,朝阳区一位百康药房的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口服液仍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出现了同类产品挤压其市场份额的情况。“市面上一些企业生产的藿香正气滴丸在功效和价格方面与藿香正气口服液都差不多,滴丸更加便于携带,买的人可能会多一些。”

同样,朝阳区一位国大药房的工作人员表示,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口服液有一定知名度,一些消费者会选择购买。不过,近两年同仁堂(600085)等企业的藿香祛暑水等类似产品也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渠道待考

在业内人士看来,转为非处方药,销售渠道收窄是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下滑的重要原因。2018年2月,国家药监局取消了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双跨类别,转换为非处方药。

在赵衡看来,取消双跨类别转为非处方药后,药品在医生处方方面的渠道受到影响,这一定程度影响了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的销量。“转为非处方药意味着渠道有一定的收窄,这对太极集团打造藿香正气口服液百亿元级‘黄金单品’战略目标来说有一定的挑战。”不过,太极集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藿香正气口服液更多的是在非处方药终端销售,新政对公司营收影响并不太大。

不管政策是否对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销售造成较大影响,加大非处方终端销售渠道建设,对太极集团来说必不可少。

2020年4月,太极集团与国药集团旗下的乐仁堂医药有限公司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介绍,国药乐仁堂医药有限公司与6000余家供应厂商保持着密切的业务合作,拥有辐射全河北省的药品分销体系。

在业内人士看来,与大型医药商业公司合作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产品辐射范围。不过,产品具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当发展多年后,难以再获得高速增长。 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