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600085.CN)

老字号同室操戈!天津同仁堂IPO关键节点 遭北京同仁堂诉讼“狙击”

时间:21-09-13 14:0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为天津市的环城区之一,西青区纵跨西南,接壤河北。这里不仅是中国四大木版年画之一杨柳青年画的原产地,也是清末爱国武术家、“精武大侠”霍元甲的故乡,同时,还坐落着两家知名“中华老字号”品牌――“狗不理包子”和“天津同仁堂(600085)(600085)”,其背后的天津狗不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狗不理”)和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同仁堂”)的总部也坐落于此,这里同时还是两家公司实控人张彦森的“大本营”。 

35岁后常常是“中年焦虑”的起点,不过狗不理和天津同仁堂实控人张彦森的人生则是从35岁开始“起飞”。1959年出生的他12岁便走出家门。1971年到1994年,从弱冠到而立,他在天津市杂技团从事演员工作一做便是23年。直到1994年开始创办广告公司和餐饮公司,继而在千禧年后拿下两大中华老字号。 

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张彦森,能否顺利带领天津同仁堂闯关A股市场? 

资本之路曾折戟 

2021年6月28日,深交所创业板受理了天津同仁堂的上市申请。 

这并不是天津同仁堂首次踏上资本市场之路。早在2018年,天津同仁堂便曾向中国证监会报送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的申请文件,之后由于公司调整上市计划,天津同仁堂于2020年终止了主板上市申请,并撤回了相关申请文件。 

2015年年底,天津同仁堂和狗不理登陆新三板。 

在新三板徘徊了五年,天津同仁堂不甘于寂寞,重拾“冲A”之心,却在“冲A”之路上坎坷连连。 

2015年,正值天津同仁堂登陆新三板、市场惊呼老字号焕发新春之际,天士力(600535)(600535.SH)旗下的天津天士力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士力健康”)以5.1亿元的对价协议受让了天津同仁堂40%的股权,成为当时天津同仁堂的第二大股东。 

2018年,天津同仁堂意图冲击主板。2019年,在排队等候的过程中,天津同仁堂遭遇“瑞华案”的牵连,公司时任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康得新(002450)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天津同仁堂IPO申请不得不被按下“中止键”。 

虽然在次年更换了审计机构,IPO申请也得以恢复,但是天津同仁堂还是在2020年底宣布终止了本次主板上市之行。 

随即,天士力健康也宣布转让天津同仁堂的股权。 

2021年3月,丽珠集团(000513)(000513.SZ)发布公告称,其与天士力健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7.24亿元的价格受让天士力健康持有的天津同仁堂40%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丽珠集团系健康元(600380)(600380.SH)旗下的上市公司。 

丽珠集团在上述公告中称,天津同仁堂经营业绩稳健,产品独特且有良好的发展潜力。本交易完成后,不仅可在中药业务发展方面与天津同仁堂进行一定的协同,而且还可以通过天津同仁堂现金分红或首次公开募股上市等方式实现相应的投资收益。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天津同仁堂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66亿元、7.44亿元和8.1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77亿元、1.85亿元及1.97亿元。 

突遭“拦路虎” 

丽珠集团接盘天士力健康所持天津同仁堂股权,期待获得首次公开募股上市的投资收益,这一“如意算盘”有可能被北京同仁堂的一纸诉状搅了。 

8月13日,北京同仁堂发文称,已对天津同仁堂提起诉讼,控告其侵害了自身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声明措辞严厉,火药味颇浓,称天津同仁堂与北京同仁堂不具有同源关系,并指对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与北京同仁堂“同仁堂”文字和“同仁堂”注册商标高度近似的侵权标识,并通过企业名称文字突出使用、虚假宣传等方式引起混淆。声明表示,北京同仁堂是“同仁堂”字号的唯一合法承继者,是“同仁堂”商标的唯一合法持有人。 

8月24日,天津同仁堂发布声明进行反驳,称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可追溯至清朝时期,历史上曾使用京都同仁堂张家老药铺、天津京同仁堂和记、天津同仁堂制药厂等名称开展药品经营活动。天津同仁堂注册并使用的“太阳”商标于2012年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天津同仁堂表示,企业名称、字号和商标等均系合法取得,具有悠久的历史渊源,毋庸置疑。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从公开信息来看,天津同仁堂的商标及名称能否正常使用,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有重大影响,此时卷入诉讼很可能对天津同仁堂IPO造成影响,而且北京同仁堂选择此时诉讼或是有意为之。在上市阶段通过诉讼狙击竞品时有发生。 

银柿财经记者多方查阅公开信息,关于两家同仁堂关系的说法众说纷纭,双方各执一词。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同仁堂全称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系北京市国资委,旗下有A股上市公司同仁堂(600085.SH)、港股上市公司同仁堂国药(03613.HK)和同仁堂科技(01666.HK),北京同仁堂及天津同仁堂在股权上确实没有关联。 

据此前《人民政协报》报道,2017年1月举北京同仁堂董事长梅群及天津同仁堂董事长张彦森曾在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同时现身,与会人士对两家老字号的关系颇感兴趣,他俩简单介绍了历史渊源,称两家老字号同根同祖于乐家老铺,解放后彻底分开,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更是有了不同路径。 

老字号路在何方 

老字号的品牌纷争似乎从未停歇过。最为知名的“南北稻香村”之争历时长达十余年之久,法院判决也是各有胜负。此外,“亨得利”“张小泉”“吴良材”等知名老字号均曾陷入品牌争夺的困境。 

此前张小泉(301055.SZ)的品牌争夺战最终圆满解决,并在日前顺利登陆创业板,也许可以为天津同仁堂提供一种“合作共赢”的思路。 

2007 年前,杭州张小泉与上海张小泉因历史形成的商标及商号问题,分别在上海和杭州两地法院启动不正当竞争纠纷和商标侵权纠纷诉讼,相关案件在2007年底均已审结。出于发挥协同效应的考虑,杭州张小泉的控股股东富泉投资在2011年至2017年间逐步收购了上海张小泉100%的股权。 

乘着国潮热情和品牌情怀,老字号近来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目前IPO队列中,天津同仁堂、五芳斋、冰峰饮料等企业仍在“翘首以盼”。但老字号能否“玩转”资本市场,仍待更多地样本。 

即使是顺利上市、首日大涨394%,张小泉也在募资阶段遭遇了尴尬。张小泉招股说明书中原计划募资4.55亿元,投入到“张小泉阳江刀剪智能制造中心项目”等项目中,但是,最终只募得2.69亿元,募资净额为2.05亿元,缩水严重。虽然其表示若募集资金少于项目资金需求,资金缺口由公司自筹方式解决,但是近乎腰斩的募资额又何尝不是市场“用脚投票”所表达的一种态度。 

蛋壳研究院2019年8月发布的一份《中医药老字号的第二曲线》中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大约拥有1.6万家‘中华老字号’;1991年原国内贸易部认定的老字号只有1600余家;目前仅剩下1130家。” 

而阿里研究院在2018年9月发布的《中华品牌发展指数》一文中称:“商务部认定的1128家中华老字号企业,只有10%蓬勃发展。” 

消费者对老字号有着更殷切的希望和更高的要求,老字号企业更应该用传承下来的优秀文化反哺市场。天津同仁堂的上市前景如何,银柿财经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