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600085.CN)

天津同仁堂再冲IPO,销售费用高企又遭重大诉讼,张彦森家族资本版图浮出水面

时间:21-09-01 21:14    来源:新浪

原标题:天津同仁堂(600085)再冲IPO,销售费用高企又遭重大诉讼,张彦森家族资本版图浮出水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在“名号”上的百年恩怨,被后者今年6月再度冲击IPO的事情点燃了。北京同仁堂因此一纸诉状将天津同仁堂告上法庭。

北京同仁堂认为,公司是“同仁堂”字号的唯一合法承继者,是“同仁堂”商标的唯一合法持有人。天津同仁堂侵害了北京同仁堂集团注册商标专用权等权利,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北京同仁堂已向法院提起诉讼。天津同仁堂则回应,天津同仁堂前身可追溯至清朝时期,且天津同仁堂的企业名称、字号和商标等均系合法取得。

记者就此次诉讼事宜联系天津同仁堂,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对于此次诉讼对天津同仁堂冲击IPO可能会产生的影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徐化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一般而言,发行人存在主要资产、核心技术、商标方面的重大权属纠纷的,会导致审核不通过;另外,这种纠纷主要是历史原因导致,审判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以“南北稻香村”商标归属争议为例,经过三年才终审确定。

张彦森家族的资本版图

从背景和体量而言,天津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不可同日而语。

北京同仁堂的大股东是北京市国资委,同仁堂集团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同仁堂(SH:600085)、同仁堂科技(HK:01666)和同仁堂国药(HK:03613)。而天津同仁堂则归张彦森家族所有。张彦森家族拥有三个中华老字号,分别是“天津同仁堂”“宏仁堂”和“天津狗不理”。张彦森和高桂琴夫妇合计持有天津同仁堂59%的股份,是天津同仁堂的实控人,“宏仁堂”是天津同仁堂的控股子公司,同时张彦森和高桂琴夫妇也是“天津狗不理的”实控人。

张彦森曾是天津市杂技团的一名演员,他抓住了天津同仁堂股改的机会,成为三家老字号的掌门人。2002 年5月8日,天津同仁堂制药厂股改,天津有线电视台、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张彦森、张彦明以现金投入,共同发起设立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1994 年 5月至 2002年10月间,其妻高桂琴任发起单位之一的天津有限电视台经营管理部副主任、副台长等职务。

张彦森家族一直在谋求旗下企业上市。具体来看,狗不理集团于2012年先于天津同仁堂冲击A股,但在2014年底被证监会叫停。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被叫停的原因可能是其财务状况和成长性欠佳。尽管IPO受挫,张彦森没有放弃对资本市场的追求,2016年,天津同仁堂和狗不理取道新三板。新三板在业内被认为是主板上市的跳板,就在2016年底,天津同仁堂就启动了IPO申请,向证监会天津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并于2018年4月在证监会官网预披露了招股申报稿,公司计划在上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7月,由于天津同仁堂聘请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天津同仁堂于的上市申请被迫暂停,后在当年10月30日恢复审查。但是排队4年之后,今年的1月27日,天津同仁堂披露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显示公司拟终止本次上市申请,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原因是“公司调整上市计划”。但是今年6月,天津同仁堂再度冲刺IPO,从上交所主板换成了深交所创业板。深交所于6月28日正式受理天津同仁堂的上市申请。也由此引发了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的诉讼。

值得注意的是,与天津同仁堂同时在新三板挂牌的狗不理,于2020年5月摘牌。对此,公司解释为“根据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的需求,结合自身业务发展需要及实际经营状况,申请终止挂牌”。而业内人士则认为,近年来新三板资本市场活跃度较低,融资能力并不强,狗不理食品作为主营速冻食品的企业缺乏竞争力,转板希望不大,还需要披露数据,所以退市可能是企业的最优选择。

IPO路上的拦路虎

对外,天津同仁堂面临重大诉讼;对内,公司产品集中度过高、销售费用持续上升,与此同时,研发费用比例较低也是IPO路上的拦路虎。

天津同仁堂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显示,此次募集资金的用途为重点品种中成药生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管理信息系统建设项目、营销网络扩建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2020年间,天津同仁堂的营收分别为6.66亿元、7.44亿元及8.1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303.77万元、15103.34万元、16115.72万元。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肾炎康复片、血府逐瘀胶囊和脉管复康片等三个品种,这三个产品在2018年-2020年3年间合计销售收入分别为 55233.87万元、63105.10万元和 71084.10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2.96%、84.76%和 86.85%,合计毛利分别为46931.80万元、54035.01万元和 61501.76万元,占各期毛利总额的比重分别为88.88%、89.46%和 91.56%。天津同仁堂在招股书中提到,产品集中度过高是公司面临的风险之一。

另外,天津同仁堂销售费用持续上升。2018年-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31054.69万元、35406.87万元、40126.9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6.64%、47.56%和49.03%。销售费用中,份额最大的是市场推广费用,占比分别为82.33%、85.60%、90.77%。对此,公司解释为,公司需要向医生、患者等人群开展市场推广活动,及时传递产品安全性、有效性的研究成果。公司通过市场推广活动传递公司最新学术研究成果,具体推广活动包括学术推广、渠道建设、咨询及信息收集等。

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制药企业销售费用率中位数为28%,中药企业销售费用率中位数为36.8%,而天津同仁堂为49.03%的销售费用率明显高于行业水平。

另一方面,天津同仁堂最近三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64.69万元、2097.33万元及2600.11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8%、2.82%及3.18%。招股书称,其研发费用主要为支付给医院等机构的临床试验费用。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中药行业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的中位数为3.65%。天津同仁堂在研发投入上也不具有优势。

至此,天津同仁堂的IPO之路会否顺畅,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